猜猜看,誰是噩運女主播?

2015/09/18
猜猜看,誰是噩運女主播?
一幕幕真實上演的荒謬大戲,一次次讓人啼笑皆非的世間輪迴。 苦苓:「我敢發誓,這一切都是真人真事!」

▼  噩運女主播 (本文摘自苦苓《請勿對號入座》)

口述者:謝小莉,33歲,銀行職員

姐姐出事了。

我知道她早晚要出事的,勸過她好幾遍,她不聽。

她是有線電視臺的新聞主播,不是第一線的,通常播早上、下午或假日的新聞,偶爾也會吃螺絲,雖然不像那些大主播那麼有名,但畢竟天天上電視,走在路上常被人認出來。

說好聽是主播,其實不過是發音標準、字正腔圓的「讀稿機」,每天行禮如儀的播幾遍新聞就沒事了,薪水不多不少,但「電視臺主播」這個頭銜還頗唬人的,好像再來就是要嫁入豪門了。

她 還有一個工作就是陪吃飯,本來也不能說是工作,應酬嘛,例如業務部主管來找新聞部主管,新聞部主管就來找她,說是有個大客戶找兩位主管吃飯,請幾位主播作 陪,這樣好像很難拒絕厚?總不能讓上司為難,而且不過是吃個飯而已,到時寒暄幾句、低頭吃飯,找空檔先走也就算「完成任務」了。

第一次吃飯比料想中好,兩個男主管,主播只有她一個,客戶是個中年微禿的男子,長相平凡,但說話客氣,也只跟她短暫交談幾句,帶著一個中年女祕書,在旁邊瞇瞇的笑著。

五個人連喝了兩個鐘頭,大家分頭告別,女祕書說要送她去搭計程車,臨走塞給她一個紅包,她來不及推拒,心想可能是禮券什麼的,回家打開,是十萬元現鈔。

陪吃飯就有十萬,那如果更進一步……姐姐跟我講這件事時,我還義正辭嚴的罵她,她卻說跟男友還不是做,而且一毛錢也拿不到,看來她心意已決,是阻擋不住了。

以後她就很少再提跟人吃飯的事,好像也不用主管出面了,對方自然會派車來接她,有幾次我來電視臺接她下班,看她就被人載走了,每次的車子都是豪華名車,但都不一樣品牌,看來這個客戶夠闊氣──後來才知道車上是不同的人。

我不想說姐姐已經開始「賣」了,但她有一次喝多了,回來告訴我這錢真好賺!通常是被接去一流大飯店的最好餐廳,吃一餐最貴的,再在飯店的禮品店或商店街逛一逛,她愛買什麼包什麼鞋自然有對方付帳,然後再到頂樓的豪華套房春宵一度。

「妳這樣很像一場又一場的麻雀變鳳凰耶!」我挖苦她。

她卻哈哈大笑,「麻雀?鳳凰?什麼鳥都一樣,錢才是最重要的!」她醉了,打開新買的柏金包,抓出一大把鈔票,撒的整個房間都是。

這 種「銀貨兩訖」的事,為什麼會變成報紙上的標題「女主播美色詐騙/日本男人財兩空」的新聞呢?看內容大概是姐姐跟一個專程慕名而來的日本人,拿了人家錢卻 沒「交貨」,日本人就跑去她的電視臺投訴,才造成了這個沸沸揚揚的大醜聞,重點還不是以色詐財,重點是應證了大家長久以來的想像:女主播,至少某些女主播 有在賣,那又可以聯想到更多女藝人、名模……電視上的名嘴們鼓起如簧之舌,一個個大爆市場、交易、行情各種黑幕。

姐姐關機了,還好我知道 她住家電話,她剛接時還怕怕的,一聽是我就開始哭訴:「我完了!天啊!我怎麼知道會這樣!是張姐(想必是她的經紀人)說有一個日本人想找我,我心想日本人 言語不通,吃飯逛街就免了,省得浪費時間,就加他一倍錢直接約在╳╳飯店的房間就好了,反正最後還不就這個目的,對方也答應了,張姐告訴我到八三一號房, 我如約去了,果然是一個日本人開的門,他看到我也很高興,二話不說就辦起事來,大概很滿意吧,我臨走時還給了我八千塊,照說錢都是由張姐先收的,我想這大 概是多給的小費吧!我高高興興的回到家,半夜卻接到張姐的電話說我怎麼沒赴約,我說放屁!事都辦完了怎麼會說我沒去,一生氣就關上電話不接了,沒想到第二 天報上就寫我這樣了……」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房間是八三七,我聽成了八三一了,白白便宜了另外那個日本人,他一定也是在飯店叫了小姐正在等吧,剛好我來了……唉!真倒楣。」

我還沒說真正倒楣的事呢,由於報上挖出姐姐在美國的大學學歷是假的,和她一樣學歷的我也被銀行調查,把我開除了。

相關商品
時報攜讀網:時報文化出版行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