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夠喜歡

2015/01/21
不夠喜歡
繼《我親愛的台北》之後,貝莉第二本生活雜文集。 用最誠實的筆觸敘述一個單身女子在台北生活所遇到的點滴

不夠喜歡
每個人都在關心我跟他有沒有在一起。
說每個人太誇張,總之,是熟識我們的族群,發現我倆在各自變成聊得來的朋友後時常混在一起,老是在起鬨。

有陣子我還覺得太煩跟他保持距離,此刻想想,那時是否心裡也有鬼,那單身過度的時空裡,才想著是否我們也適合,也許這樣也可以喔,所以才言詞閃爍、心神不定。

「試試看啊!」打工時期認識的牡羊座女生,老覺得我是在逃避或者害怕處理這件事,讓我迷惘許久。
「我覺得不是,如果真有什麼,妳早就衝了!」還是老友懂我,她知道我戀愛是轟轟烈烈天地不管。只要真愛上了,非要進行到底。

真的,那段時間,我反而變得好奇怪。因為太想要去試試看,反而性格扭曲。無法正常講話、沒法舒服做自己。別人講個什麼,我就疑神疑鬼。想要因此展現我女性的一面、想要發掘他男性的一面;想要屏除我以往一見鍾情的性格,去「試試看」但,我好卡。

後來,卻想通了。如果用理智來看待一個人,根本不是戀愛中,或者是準備交往前的我。也許去想適不適合時,是有這麼點喜歡。可終究不是心動之人。
想完之後倒順暢很多,我們繼續當著好朋友,大大方方同進同出,大方到連他前女友都跑來說,唉呦你們在一起啊很適合啊。這時我卻笑了,我說:「我們真的沒辦法,妳知道我的,要在一起就會在一起,我不會為了誰影響我的決定。」

我們,有曖昧嗎?
至今我都不覺得那是曖昧;善男信女不見得要交往,或許時常有些美麗時光;無話不談也不見得是愛,有時或許就是聊了太多,才沒有火花。

但真要問我有沒有喜歡?
我想多少有一點吧,可若我對一個人沒有佔有慾、沒有嫉妒時,我就會定位為不夠喜歡了。

喔對,我更不信那種,不要交往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的那種渾話。不想交往,就是不夠喜歡。沒有其他八百萬個理由。

女孩們的KTV

上海工作的朋友回來放春假,大夥約了錢櫃唱歌。這些年甚少進去錢櫃,去之前大家還笑說,真有歌會唱嗎?應該都是老歌吧!

可又想約個地方舒適可以吃飯又可以聊天,還能嬉鬧,就選了錢櫃。

一 進去,歌還來不及點,就夾起筷子猛吃飯,三兩下點的食物就一掃而空。之後忙著開始交換近況。在上海工作的朋友,告訴我們她遇到的事情,我們在一旁當給予力 量的聽眾。其他人也穿插自身境況。聽著、發呆著,有時笑,有時給點意見,有時,像個觀眾,躲在自我世界裡,看著這些女孩們。

不擅長同時跟這麼多人密集往來的我,連學生時代,都沒有接近六七人可以混在一起的女生朋友,不是擅於成群結黨的類型。在小酒館的確認識了不少人,偶爾會碰面出遊,可卻到了三十多歲,才開始有著這樣大群又近距離,固定同樣人數約出來碰面的朋友們。

每個人毫無形象地笑鬧、歌唱,芭樂歌、台語歌、古早快歌,沒有一首錯過,笑到站不直,跳到渾身是汗,還被朋友拍了幾張照片放在網路上,沒形象的樣子,嚇得直跳腳!

緊接著,點起了幾首觸動人心的歌,莫文蔚的〈陰天〉,劉若英的〈後來〉、〈我曾愛過一個男孩〉,前奏一起就讓我被朋友們噓,大喊我才不要被唱衰的〈一輩子的孤單〉。

然後好友點了她擅長的張惠妹,有人點了那英、孫燕姿,最後來到了蔡健雅,在〈拋物線〉這首歌我們都靜了下來,許多人慢慢眼眶泛紅,最脆弱柔軟的地方被點醒,平常保持很好的歡笑距離,突然被瓦解。

有幾個人哭了,調皮的人拍照留了下來,拍照的人,竟後來也哭了,原來是不捨獨自在上海承受許多事情的朋友,看著很感動。

大夥剛認識時,就是一起喝酒大發瘋,亂開玩笑的女生,追求好玩而已。後來發現個性相似,有空就抽時間混在一起,平日各過各的,頂多在Wechat微訊開了群組,三不五時才聊聊天,不打聽對方隱私,尊重彼此生活。有人想分享時就當好聽眾,想要胡鬧就瘋瘋癲癲。

真正熟了之後,杯中物開始少了,聚會聊天時間多了,初次見面七個女生加上兩位同志情侶喝掉七瓶烈酒的瘋狂劇情消失了,我們除了玩樂開始真心跟彼此當朋友,這些人裡,有些困在愛裡、有些獨身,感情最穩定的是個Gay,所以一直被大家半開玩笑的抗議世界也太不公平。

單身時有些這樣的朋友是有趣的,就像號召我們碰面的朋友說:「今年能認識你們真是最幸福的事。」我揶揄著:「這可千萬不能是最幸福的事。」然後獅子座的她吆喝著:「那好,我結婚時妳們通通都當伴娘!」並指著陽光帥氣的Gay朋友說:「你也一樣!」

那時我笑了,笑得開心,眼底也許多淚水想流下來。明明KTV已經從悲傷的情歌,轉成開心熱鬧的英文歌,讓大家繼續第二輪的熱歌勁舞,可正因為這樣,才令人更感慨良多。

還好有妳們,世上許多悲傷的事情都可愛起來;還好有妳們,就會知道,大聲喊著需要愛、不想一個人、又有著樂天性格,是很美好的事情。

我們怕孤單,但不孤單。

不知道能當這樣的朋友多久,但很謝謝生命中,在些奇異的轉折裡,會有些新的伴侶闖了進來,共同度過一些時間,那是有趣的,生活夥伴們。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騙妳們的啦!哪來這麼多一輩子的孤單。
就是因為不怕,才敢在KTV裡點起這首歌,大聲的唱著,並希望大家都幸福。

今晚,唯一發現這真相的好友,在我唱時,悄悄地在耳邊說:「欸,我沒聽妳唱過這歌耶!」當然,因為那時,我怕死孤單了,雖老說一個人很好,卻非常非常害怕會孤獨終老。
可現在,我覺得,當人不要逞強地故做很好,大方地說著「想戀愛啊」「會想結婚啊」「的確在等待戀愛機會耶」甚至還有一些這樣的朋友時,好像很多事情,就沒有如同打石膏,一敲就碎的假裝了。

相關商品
時報攜讀網:時報文化出版行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