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競爭社會下,沒有相同的起跑點。

2015/03/13
在競爭社會下,沒有相同的起跑點。
人生確實是競賽,但那意味的是,與自己的戰鬥。

在競爭社會下,
沒有相同的起跑點。

職場競爭,學校也競爭,人生就是不斷與他人競爭的戰場,但又不像運動競技般擁有相同的條件。不但起跑點各異,也無法同時起跑,雖然不公平,但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明文規定一定要公平,反倒像運動以人為創造平等,才是不自然的。
於是,比別人早點起跑儼然成了第一要務。然而,最先突破起跑點的人,卻必須自己決定終點;至於後繼者,只要以追趕前人為目標就可以了,算是有利一點,但能否挽回先天的劣勢,就是另一項挑戰了。
例如孩童,他們不知道終點在哪,卻被強制參加用功唸書、取得好成績的比賽。當他們發現時,早已身在競技場的跑道上,甚至跑起來了!然後一邊跑才一邊發覺──原來這就是競爭。
儘管運動強調條件平等,實際上卻是以各自的身體奔馳,體能、心肺功能、運動神經……怎麼可能平等呢?先天條件佔了大多數,努力所能彌補的相形之下顯得小多了。但若強行辯解,只會不斷拖延時間,所以還是先跑再說。
人生競賽最大的特色,在於不像運動有規定的跑道,我們可以選擇自己能獲勝的跑道,甚至邊跑邊轉換跑道也無妨。儘管我們無從得知終點在哪,但是跑著跑著,自然會愈來愈享受、愈跑愈舒暢。
有跑步的人就會懂的。
而那些因為起跑點不同、腳程速度有別、自己有傷在身等等理由而選擇不跑的人,是無法理解這份暢快感的。弔詭的是,那些不跑的人,還會覺得跑步的人何必把自己弄得如此疲憊辛苦。
每一位馬拉松選手看起來都很辛苦,但那只是沒跑步的人的片面觀察。跑回終點的跑者,不論再怎麼疲憊,未來也會繼續跑;而且就算不是跑第一,也會笑容滿面地跑完全程。這是屬於跑者的命定時刻,不跑步的人絕對無法體會。
人生確實是競賽,但那意味的是,與自己的戰鬥。

相關商品
時報攜讀網:時報文化出版行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