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了,老朋友

2015/04/30
久違了,老朋友
暢銷40餘國、擁有14種語言譯本的《生命咖啡館》續集!

第一章 久違了,老朋友

那是個十全十美的日子,蔚藍的天空,天氣和暖而不悶熱,我覺得自己置身天堂,而的確也是如此,夏威夷就是給人這樣的感受。
我當天的計畫是去驗腳踏車,就這麼簡單,沒有訂時間表,沒有預先規畫的路線,沒有日程。光是騎一段長路,自由自在,順著直覺引導我的方向。只有我,我的腳踏車,和等著我探索的天堂。
我騎了幾小時,騎到後來已經不知身在何處。而這正是我渴望的。
我腦海中浮現了我最喜愛的歌曲,那是一位名叫雅娜.史坦菲爾德(Jana Stanfield)的歌手所唱的,歌詞是:「我沒有迷失,我在探索。」貼切地道出了我的心情。
在很多方面,它都很符合我的探險。
突然之間,我心中閃現多年前的某一晚,只是那時我不覺得自己在探索,只覺得茫然,那一晚改變了我的人生,在一個小地方,叫作──「《你為什麼在這裡》咖啡館」,訪客都暱稱它為「為什麼咖啡館」。
自從那一夜之後,許多事物都有了變化,我幾乎想不起自己那時的生活,恍若隔世,彷彿另一個我。
我沿路向前騎,轉過一個彎,看到了大海,藍得不可思議,教我想到一隻海龜,那是在咖啡館那一夜所建立的另一個聯繫。
奇怪的是,我從沒有真正地忘記那間咖啡館,只是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它沒有像這麼強烈地浮現在我的腦海。
道路又轉了兩個彎,又是兩幅壯觀的美景。
夏 威夷的色彩組合教人嘆為觀止,由於這些島嶼都是火山噴發而來,因此處處可見黑色的熔岩,而大自然彷彿要提供最完美的組合似的,在熔岩瓦解之處,就可見到最 有活力的綠色植物由新土中生長出來,再加上藍綠色的海水,和各種各樣的橘、紅,和其他花朵多彩多姿的顏色……是琳瑯滿目的盛宴。
「神奇,」我暗自想道,「太神奇了。」
過 去這十個月來,我的生活也充滿神奇。在南非的外海賞鯨,到納米比亞遊獵,在中美洲協助人工孵化的小海龜縱身入海。我的旅程最後的壓軸好戲是在馬來西亞和印 尼騎車,做了三個月的探險。如今在回家的途中,我彎到夏威夷歇腳數週。畢竟,當你離天堂這麼近之時……何不在那裡遊玩一陣子。
這並不是我頭一次探索世界的冒險。
在許久以前咖啡館那一夜之後,我對人生有了新的作法。我先工作一年,接著旅遊一年,再工作一年,再旅遊一年。大部分的人會覺得這樣做很奇怪,他們擔心生活是否安穩保險,但它卻很適合我。我發現只要你有長才,就永遠搶手。找新工作從來不是難事。
認為我的生活方式奇特的同一批人常常告訴我,他們也想嘗試我的作法,但除了極少數的例外之外,並沒有人這樣做,就連那些說想和我見見面,共度幾週的人,也從沒有真正和我會面。
我猜,縱身躍入未知畢竟還是教人膽寒。
愈往前騎,就看到愈多美不勝收的景色。天氣裡瀰漫著花朵的甜香,我喜愛夏威夷的一點就是花香,就像吸入了瓊漿玉液一般,是最純粹的大自然。
又騎兩哩,我來到了我從未造訪的地帶,這裡地勢較平緩,我可以聽到海浪在我右方拍岸,道路在眼前出現了叉口,往右,或是往左。
「走 比較少人走的那條路,」我思忖道,「永遠走較少人走的那一條路。」那是右邊那條。我沿著路往前行,舖好的柏油路面變成了碎石,我感到自己的肌肉緊繃,迎接 新的挑戰。我喜歡那種感覺──不論那是腦,是腿,或是其他肌肉,那使我知道自己正在冒險,有某件新鮮的事物、刺激的事物,推動著我的事物。
我邊騎,邊由樹叢中瞥見了海水,「或許等一下我可以去游泳。」我想道。
在碎石路上騎了約二十分鐘之後,一股似曾相識之感油然而生,奇怪的是,我從沒有來過島上的這一區,但不知怎麼……
我正努力想分辨這種感覺,突然就見到了它。就在路的前方一點,右邊,有一棟小小的白色建築,前面是碎石舖的停車場,頂上則有個藍色的霓虹燈招牌。
我差點跌下車來。「不可能,」我想道。
然而當然──在為什麼咖啡館,沒有什麼事不可能。
等我騎近一點,臉上不由得綻開了微笑,多少的回憶湧上心頭,我在這個地方得到了多少的啟發。但這間咖啡館怎麼會跑到這裡來?而且正好是現在?
這絕非先前我看到它的地方。我回頭望去,一個人也沒有,於是我用力踩踏板,加快速度。我想要走進咖啡館,免得它突然消失。
可是我不用擔心,才不過五分鐘,我已經到了它面前,它依舊佇立在那裡。我看著它,不由自主說道:「我真不敢置信。」
前門附近有個腳踏車架,我把車子停上去。我滿懷興趣:這間咖啡館在這裡做什麼?

|

我很快地走上它門前的台階,猶豫片刻之後,拉開了咖啡館的門。
門上有鈴鐺,和上次一樣的鈴鐺,它們發出響聲,宣布我的到來。
我走了進去,四處打量。這簡直就像回到過去,它和近十年前一模一樣,紅色的雅座,銀色的高腳凳、早餐櫃檯……而且看起來依舊像嶄新的一樣。
「歡迎你回來,約翰。」
我轉向左手邊,就在片刻之前,那裡一個人也沒有,但現在凱西卻站在那裡,她就是我上回來這間咖啡館時招呼我的女侍,當時我花了整個晚上和她、咖啡館的主人,和一位顧客談話,改變我人生的,就是他們的觀念和想法。
凱西正在微笑。
我也報以微笑:「嗨,凱西。」
她朝我走來,給我溫暖的擁抱。「好久不見。」
我點點頭,依舊為自己所在的地方,和我談話的對象而驚異不止。「你氣色很好,」我說:「你看來……都沒變。」的確如此,她一點也不顯老。
她再度微笑:「約翰,你氣色也不錯。」
我環顧咖啡館四週。「我不敢相信自己會來到這裡。今早我才想到這間咖啡館,當時那印象非常強烈。但發現它在這裡……。」
「有時候我們會四處搬遷。」她說,彷彿這就足以解釋多年前我曾去過的同一家咖啡館如今怎會搬到離原處數千哩遠的地方,更不用說它還絲毫都沒有改變。
「或許我們在開連鎖店。」她再度微笑說。
我哈哈大笑,她是因為我上回在這裡發的議論而開我玩笑,她怎會記得這個?
她朝一個包廂比了手勢:「要坐下來嗎?」
我滑了進去,並且用雙手撫摸椅子,感覺起來它們是全新的。
「想吃點什麼?」凱西問我,並且把菜單放在桌上。
我微笑起來,我記得那菜單,那張有神奇文字會出現又會消失的菜單。我把它拿起來。
上回我來這間咖啡館時,菜單背面有三個問題:

你為什麼在這裡?
你害怕死亡嗎?
你實現自我了嗎?

我把菜單翻過來,它們就在那裡。因為這三個問題,我的人生有了多大的轉變。
「如今你的情況有點不同了,不是嗎?」凱西問道。
我抬眼望她,綻開微笑。「不錯,非常不同,朝好的方面。」
「比如說?」
我搖搖頭:「哇,我該由哪裡開始?」
凱西也滑坐入包廂對面,她伸手握住我的手。「何不就由十年前你離開咖啡館那個早上開始?」

|

我把手翻過來,輕輕握著凱西的手,她的手很溫暖,她是活生生的人,我真的回到了那間咖啡館。
我有點不可置信地搖搖頭,然後微笑起來。
「唔,讓我想想,」我開始說道:「上回我拿著你給我的咖啡館菜單,麥克的草莓大黃派,抱著對人生全新的視野,走出了這個地方,進入了全新的現實世界。
「那個晚上改變了我,直到今天,我所學到的依舊影響到我人生的許多層面。綠蠵龜的故事、漁夫的故事,和安談選擇我自己的現實版本……。如今這些成了我人生的絕大部分。」
凱西微笑著靠向椅背。她朝咖啡館門口的方向點點頭,「上回你走進那道門時並不那麼開心。」
我也報以微笑:「現在比較好了,其實好得多了,教我簡直想不起我的生活原本是什麼模樣。我真的得努力回憶,才能記起那時人生有多困難。」
「所以在你離開咖啡館之後,有些什麼經歷?」
「一切都改變了。」我略微聳聳肩,「我改變了我的信念、行動、方法……。 有些是微不足道的瑣事,有些卻重要得多。我離開這裡不久,就辭去了工作,決定去看看世界。」
「真的嗎?」
我 點點頭:「長久以來我一直就夢想這樣的事,只是它似乎遙不可及。但由咖啡館回來之後,我抱著比較開放的態度。從前當我遇到做與眾不同的事的那些人時,總是 自行設限,我會找上百萬個理由告訴自己,為什麼我永遠或者當時為什麼不會做那些事。但在來過這裡之後,我以不同的眼光來看待同樣這些人,他們不再是威脅, 反而成了嚮導。
「我猜從前我無法肯定自己是誰,我很擔心自己會顯得愚蠢,或者因為我不知道的事物而感到難為情,因而不敢發問,甚至更糟的是,我不讓自己有機會學習。
「不論如何,當我由這裡回去之後,我不斷遇到有趣的人物,他們到處旅行,環遊世界。因此當我存夠了錢,我也走出去看世界。」
凱西點頭:「後來呢?」
我微笑著說,「用五十輩子也描述不完它的神奇,它再度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地球上有這麼多不可思議的地方,再加上同樣精彩絕倫的經驗,值得我們擁有,更不用說值得我們學習的人生課程。」

|

凱西和我談了將近一小時,我把自己去過的不同所在和一些冒險都告訴她,在非洲遊獵、登上萬里長城、探索婆羅洲的叢林、漫遊古羅馬的古蹟……。我感覺凱西知道我所提的許多地方,直覺告訴我:她也是個旅人,但她卻向我提了許多問題。
「你呢?」我終於問道,「都是我在說話。你別來無恙?」
「唔,你可能已經注意到,我們咖啡館今天所在的這個地方和上回你去的地方並不相同。」
「我正在納悶。」
她點點頭。「這有個原因,今天會發生一件事。」
「什麼事?」
就在這時,一輛白色的車停進了停車場。
凱西朝外瞥了它一眼。「約翰,你會做菜嗎?」
「不怎麼會。如果是你們那種標準早餐的食物,也許可以勉為其難湊和一下。為什麼這麼問?」
「麥克今天要晚點來,廚房裡需要幫手。」她朝剛停進來的車點點頭:「看來我們的第一個顧客已經上門了。」
我有很多理由可以說不。
我從沒有在咖啡館裡做過菜。我只會做幾道料理,我並不是那裡的員工……。但不知為了什麼原因,在那裡幫忙好像順理成章。
我笑了:「好,如果他們點藍莓鬆餅或是鳳梨法式土司,我們就沒問題,但要是其他的食物,我就不敢保證。」

她回以微笑:「我們就希望他們選其中之一。」她再度朝那輛車看了一眼。「你何不到廚房去看看,我過幾分鐘就進來。」  

相關商品
時報攜讀網:時報文化出版行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