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取代大量勞力工作,該對機器人課稅來彌補損失所得稅嗎?

2021/05/18
機器人取代大量勞力工作,該對機器人課稅來彌補損失所得稅嗎?
比爾.蓋茲主張:我們應該對機器人課稅。「零工經濟」開始走紅,工作者不再侷限於國家與區域的限制。沒有稅賦就沒有政府。當破壞式創新產業正在改寫世界規則,舊的稅制要如何改變才能繼續支撐政府的功能與服務?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創設人兼主席克勞斯.史瓦布(Klaus Schwab)表示,現在是第四次工業革命。沒有人能夠確切說明其影響何在,不過鑑於機器人與人工智能不斷接替之前由勞工所做的工作,尤其是藍領與白領勞工(儘管此 一定義已經落伍),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易於課稅的傳統就業型態將會益發混亂。不論是人工智能、機器學習、更快與更強大的超級電腦、機器人或演算法、列印、生化科技,還是區塊鏈,科技不斷地在強化與整合中。

有些人認為數以百萬計的人將失去工作,而且找不到其他人取代。他們將面臨沮喪頹廢的失業生活。不過也有人認為機器能夠促進生產力與增加財富,創造出美好的就業前景。一如工業革命使得機器能夠承擔低階勞工、農民、契約僕人與奴隸的粗活,科技也為今天的經濟帶來同樣的改善。未來會有更多的工作,更少的工作,或僅僅是不同的工作? 

美國軍方是全球最大的僱主,從士兵、駕駛、偵察員到炸彈處理專家,你都可以看到機器人將人員取代。倉儲與製造業面臨的衝擊最大。現今,一部汽車有八○% 的製造工作都已是由機器人來完成。保健、資料輸入、律師助理工作、報稅、會計、 銀行、基金經理,以及金融交易,現在都可以由機器人來完成,而且做得還更好。人 工智能在翻譯、面部識別、模仿語音、駕駛、寫作、金融產品交易與癌症診斷等方面 的表現,如今都已超越人類。 

機器人鮮少犯錯。機器的智慧在於可自它們所做的事物中學習,也能自其他人的 錯誤中學習。它們可以長時間工作,不需要退休金、假期與保險。它們不會請病假, 也不會蹺班。它們不會有家庭糾紛或是心理健康問題,以及其他各種人類會有的過失。由此不難看出為什麼機器人愈來愈受重用。 

不過新工作也會出現。這些工作難以一一列舉,因為我們目前根本不知道會是什 麼。我們也不知道會出現在哪裡如果所有的新工作都出現在奧克拉荷馬州,對新 堡的人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好處。 

與此同時,許多工作的性質與其所承擔的職責都將出現改變。未來仍會有士兵, 不過真正赴前線作戰的士兵可能會減少。仍然會有會計師,不過資料輸入與處理的工 作則是由機器來完成。未來會有愈來愈多的人與物品需要運輸,但是駕駛的工作卻會減少。隨著零工經濟的興起,許多人可能會同時接受多件小規模的工作,而不是一個全職的職務。 

二○一六年時,普華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 )就和英格蘭銀行一 樣,對勞工前景頗為悲觀。普華永道指出,人工智能將使三○%的英國勞工被自動化所取代。不過到了二○一八年,該公司的立場有所軟化,即使有二○%的工作會受到影響,但同時也會創造出相同數量的新工作。對英國就業的整體影響會是「廣泛中性的」。 

設法保護勞工免於受到自動化威脅的措施並非答案所在。最近幾年,它們的效果都是適得其反。不斷要求增加勞工權益反而導致使用機器取代人力的情勢加劇。 

比爾.蓋茲等人曾呼籲對機器人課稅來彌補損失的所得稅。這聽來是一個好主意,但是在執行上有其困難。機器人的定義並不明確。是可見的機器運作嗎?還是演算分析數據?機器在哪裡? 地址又在哪裡?你如何對一個無生命的物體課稅? 你如何計算應付稅款?用時間計算,還是用生產力?工作的本質已經改變,你不能根據人們過去所賺的來計算稅款你怎麼根據馬車伕的收入來對一輛汽車徵稅? 

假設能夠計算出名義上要對機器人課徵的稅額(這部分本身就是一個地雷區) 擁有機器人的公司就應繳納相對應的稅款,但是,除非是在一個全球共同的基準上才 能執行,否則,公司只要把機器人遷往機器人稅較低的地方就行了。要對機器人課稅,所需要的不僅是政治意願,我們甚至不清楚還需要什麼。再者,針對資本財,而不是勞動力課稅,也可能會引發龐大的企業遊說壓力。 

話雖如此,但針對國內機器人課稅的情形遲早會到來。例如對自動駕駛車輛( 也算機器人嗎?)課稅,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它們無法移往他處,儘管可以移 地址。它們太明顯了,根本無法忽略。我預期最有可能的是對自動駕駛車輛課以某種形式的里程稅城市的里程稅較高,尤其是都市中心。里程數可以即時追蹤,應付 稅款則可以自動扣繳。這樣的工作甚至可交由地方政府來執行。 

在此一巨大的經濟衝擊中,只有少數事情能夠確定,其中之一就是政府最大的稅收來源所得稅,勢必會受到影響。 

相關商品
時報攜讀網:時報文化出版行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