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WFH成趨勢,用網路賺世界各地的錢,該繳稅給哪個國家?數位遊牧民族將逐低稅賦而居

2021/06/29
當WFH成趨勢,用網路賺世界各地的錢,該繳稅給哪個國家?數位遊牧民族將逐低稅賦而居
在海外四處旅居曾經是超級富豪專屬,他們住在巴拿馬、摩納哥或是瑞士,減輕稅賦。不過在金融科技革命下,現在一般人也可能有這樣的能力,未來各城市會各自制定特別針對數位遊牧民族稅法與優惠來吸引這一群人...

數位經濟始於一九八○與九○年,但是網際網路才是啟動這一切的真正主因。數位公司的總數值使得他們的 對手相形見絀。沃爾瑪的營收或許比較高,但是亞馬遜的市值卻在它之上。大部分已 開發經濟體目前在無形資產的投資上— 設計、品牌與軟體— 都要超過對如機械與 建築等有形資產的投資。既看不見也摸不著的資產已成未來財富所在。數位經濟是行 動所在,也是數位遊牧民族找到工作的地方。 

零工經濟能夠提供更具彈性與低成本的生活,數位遊牧民族也是如此:沒有房 貸、沒有固定辦公場所,且相較於待在已開發世界,日常生活支出較為低廉。此外, 你一生中最大的一筆支出也免除了:國家的開銷。數位遊牧民族不必繳納市政稅、薪 資稅與國民保險。他們所負擔的增值稅也可能會較低,視他們住哪裡而定。他們該繳 多少所得稅?繳給誰? 

稅法是在新經濟出現前編定的。技術上,你是將稅繳給你居住的國家。要成為當 地的居民,你必須一年內在當地逗留超過一百八十三天。許多數位遊牧民族根本不可能待這麼久,在那之前他們早就離開了。 

有些人會因為是國家公民而繳稅給該國。住在海外的美國公民有義務向國內申報 所得稅(此一稅法可回溯至林肯,他當時為保護聯邦稅收而做此規定)。不過大部分 的國家都沒有這條稅法。一位英國國民,不住在英國,而住在泰國,接下以色列一家公司委託的工作;他在巴西完成此一工作,在墨西哥收到完工款項。由上述可知,納稅義務的認定並非黑白分明,支出也是一樣。

面對數位遊牧民族,所得稅可能是最大的問題所在:如何繳納、繳多少,該繳給誰。有些人是繳給他們的出生國。不過也有人認為手續太繁瑣而不願繳納。有些人故意逃稅,並想法子鑽法律漏洞。數位遊牧民族通常對他們高房價與缺乏機會的出生國責任感偏低。他們不住在那兒,也無意回來長住。他不使用自己國家的社會服務。他在那兒沒有孩子、沒有房貸、沒有房子、沒有投資,也沒有財產。他為什麼要繳稅? 

數位遊牧民族不繳稅規模可觀

稅賦加重的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可能是導致愈來愈多的人成為數位遊牧民族。在最近一次大選之前,我偶然發現來自某位 @paulypilot 的一則推文:「我在家裡利用網際網路工作,我樂於繳稅給英國,只要是公平。如果他們增稅,我就離開,他們什麼也拿不到。」 

他收到一大堆表示贊同的回覆「我深有同感」之類的,他接著列出幾種 「離開」的方法。「我不需要實際離開英國,我只要確保我的應稅所得離開英國,」他 表示。或者,「我可以在英國、丹麥、挪威與法國各待上幾個月,然後到遠東過冬。」數位遊牧民族不繳稅的規模相當可觀。但是要讓一個不在那裡,經常移動的人申報與繳納所得稅,困難重重。 

在海外四處旅居曾經是超級富豪專屬,他們住在巴拿馬、摩納哥或是瑞士,藉以 減輕他們的稅賦。不過在科技,尤其是金融科技的革命下,意謂現在一般人也可能有這樣的能力。 

事實上,城市之間可能已展開吸引數位遊牧民族的競爭。中國有一座城市,天府 (編按:作者指的是天府新區,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四川省成都市主導,涵蓋成都與眉山兩市部分區域的經濟新區) 面積六百零九英里就是為吸引行動數位菁英所開闢的。里維斯指出,紐約、倫敦與東京等國際大都市間的共同點,遠比倫敦與伯明罕,或是紐約與費城來得多。他預想未來各城市會各自制定特別針對數位遊牧民族的稅法與優惠來吸引這一批新生的流動勞動力。假使果真如此,國際都市就會開始脫離與其祖國間的關係。 

隨著年紀增長,數位遊牧民族也會成家立業,安頓下來,開始思考與經營生活。 但也不是那麼絕對。數位遊牧民族的孩子數可能會比較少,而且大都晚生。里維斯表 示,即便他們組織家庭,有許多人仍會保留他們遊牧的生活方式。他們依然自力更生,網際網路與自學教育成為學習的主要來源。然而這型態本身也為稅制的另一面造成一堆問題:政府服務的未來角色為何?如果他們安頓下來,要在哪裡?是在稅賦較高,生活成本較貴的地方嗎?還是低稅賦的地方 ?

本文出自於光天化日搶錢:稅賦如何形塑過去與改變未來?

更多好書請看📕後疫情時代必看新商業新經濟📕專區

相關商品
時報攜讀網:時報文化出版行動APP